凤凰彩票网

名師業績風范錄(張慰豐)

發布者:ekadmin發布時間:2018-08-21瀏覽次數:414

名師業績風范錄

張慰豐

  

我校是國人自辦的最早的醫學院校之一,當年也是一所頗具特色的學校。1934年,學校創辦時名為醫政學院,不僅培養臨床醫生,還培養醫學行政管理人才,收錄青壯年中醫師,學習現代醫療防疫知識,首開中西醫結合培養先河,另外還招收師范學校畢業生,以培養醫學教育人才。學校當局認為作為醫生與衛生人才必須懂得人文科學,因此聘請陳邦賢來校開設醫學史課程,聘請馬季洪老先生講授語文課,這種教育理念與教育體制,在當時來說可謂醫學教育領域中的創舉。

建校之初,為提高學校地位聲譽,學校廣納各方人才,捷足聘請一批剛從國外留學歸來的學者來校執教,如邵象伊、許本謙、郭錫麟等。抗戰時期,北方的名教授紛紛南下,學校即把從北平南下的顏守民、陳友浩等教授聘來學校,還吸納南京、上海、浙江等地的其他名師,一時間名家薈萃,成為國內師資實力最為雄厚的醫學院校之一。得益于名師傳導,南醫大各學科群星璀璨,人才輩出。

筆者于新中國成立初入學,后來長期在母校從事醫史學教學研究。上學時正當新舊交替之際,當時許多名師正在學校執教,得以聆聽教誨;部分名師雖調離他校,其業績仍時有所聞。70周年校慶之際,本人撰寫了《名師業績風范錄》。今值80周年校慶,本人已年逾八旬,如不將所知論述下來,或許從此湮沒無聞。特此對原文中一些貢獻卓越的名師略加補充介紹,供學校記之史籍,以告勉后學,勿忘先師。

顏守民教授(1898-1991)不僅是我校兒科學的創始人,也是我國兒科事業的開拓者。1898年生于浙江溫嶺縣,1916年考入國立北京醫學專門學校,1920年畢業留校任內科醫師。1924年,留學德國柏林大學,在兒科學名教授齊爾尼(Czerny)和芬克爾坦(Kinkelrtein)門下專修兒科學。1926年年底回國,在北平大學醫學院任教,在我國創辦兒科教研室編寫兒科學教材,建立兒科病房,開設兒科門診,在當時國立醫學院中屬首創之舉。

1930年,他受聘北平大學醫學院兒科教授兼兒科主任,除從事兒科教學醫療外,還以很大的精力從事科研工作,于1938年中華醫學雜志第三期發表論文,證明上皮性初乳小體與白細胞性初乳小體二者均存在初乳內,澄清了醫學界的爭論,這是兒科學史上最早發表的有關初乳小體的論文。當時,河北境內黑熱病流行猖獗,他對黑熱病的診斷、治療及中間媒介中華白蛉的生態做了深入的了解。20世紀30年代初,他引用高田氏反應進行黑熱病人血清試驗,為黑熱病提出了新的診斷辦法。1933年,他兼任京師傳染病醫院醫務主任,就3000例住院傳染病進行了分析統計,為了解當地傳染病流行情況提供了寶貴資料。在此期間,他還發表了《北平的白蛉熱》、《淋巴細胞Azur顆粒》等論文。

“七七事變”發生后,平津淪陷,他為了不當日寇的順民,1937年冬,冒險奔赴陜北漢中,任西北聯合大學醫學院兒科教授,在偏遠的農村中,因陋就簡建立起教室、門診部和病房,在敵機轟炸下堅持教學和醫療工作。1941年,任江蘇醫學院特約講座,去四川北碚講學。1945年抗戰勝利后,他去東北任沈陽醫學院兒科學教授。1946年,江蘇醫學院從重慶北碚遷回鎮江,顏守民教授是浙江人,他習慣生活在南方的水土,因此1947年顏老回到南方任江蘇醫學院兒科教授。來校后積極籌建兒科教研室,擴充兒科門診室和病房。在鎮江解放前夕,他堅定站在進步學生一邊,反對遷校,保護學校。

新中國成立后,他以極大的熱誠投入兒童衛生保健。1951年,于《中華兒科雜志》發表《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癥的一種稀見病癥》,為該病的臨床分型增加了新的材料。隨后于1952年又發表《我們在鎮江所見的流行性乙型腦炎病例的分析》,對鎮江乙腦的流行季節、臨床表現、病程經過和預后等進行系統的分析。50年代,顏老又編著了《小兒解剖生理概要》《江蘇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》和《小兒體表病態診斷學》(江蘇人民出版社1961年版)。前書評述小兒解剖生理特點,后書為診治小兒疾病提供了豐富的臨床經驗。

1956年,顏守民教授被任命為江蘇醫學院院長。1957年,學校遷來南京后改名為南京醫學院,顏守民繼續擔任南京醫學院院長,顏老仍不廢兒科業務,在他領導下,1963年創立了腎臟病研究小組,建立兒科實驗室。1966年,進一步建立兒科研究室,重點開展小兒腎病的研究。1978年,接受衛生部“小兒腎炎和腎病的防治研究”課題。此時顏老已80歲高齡,仍參與了大量工作。1977年在南京和1981年在廣州召開兩次全國性小兒腎病學術會議,顏老主持南京會議。小兒腎病研究室先后發表論文30余篇。顏老著名的論文有:《腎病綜合癥類固醇療法中的生理、生化反應》、《從不同角度分類腎炎》、《蛋白尿》、《抗利尿激素的水平衡調節》、《腎小球微血管壁濾過機理的新發展》等。顏老把小兒腎炎和腎病的研究作為重點課題,培養人才,組織學科梯隊,招收兒科腎病研究生。顏老任教達65年之久,桃李遍天下,為我國兒科學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。19911010日逝世。

作為顏老的授業學生,對其為人與學問了解一二。他具有浙江人特有氣質,身材不高,約167公分左右,鄉音濃厚,年長時出行步態緩慢,一手提黑色布袋,另一手持雨傘一把,既可擋風雨烈日,又可作手杖,儼然如一和藹慈祥的老人,與人對面相逢,會意點頭微笑,但從不與人握手言談。他倡導學術民主,平易近人,生活簡樸,對待群眾的困難,常解囊相助。他是典型的讀書人,一輩子喜歡上圖書館。傳聞新婚之夜新郎官找不到了,結果在圖書館找到了他。顏老講課風格獨特,發音很慢,一字一句照本宣讀,講到高興時,也會嘿嘿微笑,并以右手掌拍左手之掌面,然學生仰慕顏老的學問與聲望,從不敢懈怠,無不全神貫注,句句記之筆下。1955年,筆者直接在顏老領導下的兒科病房當實習醫生,可謂受益匪淺。顏老要求嚴格,經管病兒的“三大常規”、電解質平衡檢測等全部要求實習醫師自己操作。顏老一周固定總查房一次,平時會不時來病房巡察,并考問下級醫師。所以大家每收一個患兒都充分了解病情,大量查閱資料,以應對顏老的考問。對于達不到要求的年輕醫師,顏老不會大聲呵斥,但他那長眉下熠熠閃光的眼神向你掃來就給人以極大的壓力,促使你不得不認真學習與工作。

顏老一生謹言慎行、寵辱不驚。20世紀60年代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間,全體師生在工、軍宣隊領導下,下放東臺弶港、六合八百公社搞斗、批、改。當時醫療隊收到一個中毒性肺炎的病危兒童,顏老認為較難挽救,不意在工農兵學員的“處理”下,病兒幸運轉危為安。工、軍宣隊以此為事例,證明工農兵學員勝過資產階級學術權威,顏老對此保持緘默。他樸實的作風與嚴謹的治學態度,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了幾代南醫學子。

(摘錄自陳琪、沈洪兵主編,凤凰彩票网校史(1934-2014[M].南京大學出版社,20149:693-97